朝著夢想前進

【煌】矩日_第二章

  接連幾天,我們踏遍櫻雨城就是找不到任何關於火藥的線索,而城內外也都沒有看到類似倉庫的地方,該不會是藏在地下?忍者的藏身方式超過百種,我想藏東西對他們來說肯定也是輕而易舉,得尋找隱藏的機關了。

  在蒼蕾夜離開後,被人盯著的感覺也應該就此消失,但我有時還是感覺到有人在監視我。

  「知知朝四周吐絲!」一下指示,知知便迅速在附近吐蜘蛛絲,不一會兒就黏出好幾個不速之客,是偽裝成樹幹的忍者,他們腰間的的短刀上,有著隱賀家的菊花家徽。


  「你們別想妨礙我完成任務。」

  原來交易只是個幌子,隱賀佐源想利用我們找到火要倉庫,再將火藥偷走,到時後還可以把罪名誣賴給言景家。

  「我們也有自己該做的事情。」

  「哼!」說白了還是要動手。

  手結術、口唸咒:「地竹肆起。」地面冒出一根根尖銳的長刺,但都被他們輕鬆躲過。

  「風旋!」踏著風我到樹梢閃躲他們的暗器。

  「啊!」知知被他們用網子抓住,我一分神左腿上便多了一把飛鏢,一隻腳受傷,我的速度便開始邊慢,接著身上出現更多暗器,手臂、肩膀、背部......因為失血過多,我開始有暈眩的感覺,重心不穩向後倒,從高處往下掉,腦袋閃過幾個咒語,只不過我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了。

  當我準備好承受和地面衝撞的衝擊,卻感覺到自己撞到了某種軟軟的東西。

  「汝很重......不要壓著余,快起來!」

  好耳熟的聲音啊......我的意識逐漸模糊......

  好笑的看著這個救了自己的少女,嘴裡一邊抱怨,手卻沒有停止幫我治療。

  「真奇怪,汝怎麼會受傷呢?還全身是血......汝明明就已經......哪裡還需要治療......真是麻煩。」

  「白雪,替余把熱水拿過來。」那隻白熊布娃娃,用兩隻手把比它大的水盆抬到蒼蕾夜面前。

  「它是活的?還是操偶術?」我好奇的問。

  「白雪是余以前養的貓,後來白雪死了,余就把她的靈魂從冥界拉回來,平日她都是附身在布娃娃身上。」

  貓!我一直以為它是熊,我驚訝的說:「好臃腫的貓。」

  頓時房間裡一片安靜,三雙眼睛互相看來看去,夜首先打破沉默:「別這樣說,白雪好歹是個女生。」

  「小夜,妳有空嗎?」房間的門被打開,走近來的是一位紫色長髮及肩的美麗女子,在右側綁著一個小辮子,她有一對美麗的紫色鳳眼,身上穿著一件破爛的牛仔短褲和皮帶,上半身則是白色無袖衣,隨性的衣著仍不減她的魅力。

  「紫姊姊,小夜當然有空。」夜對女子的態度柔和許多,也不是用余來自稱。

  「我們出去談談可以嗎?」

  「嗯,白雪她就麻煩你照顧了。」

  門關上的那一剎那,白雪手拿著繃帶,眼睛雪亮了一下,慢慢的走向我,讓我有種變成待宰羔羊的感覺......

  「啊!對不起我錯了!」


  「妳抓來的那幾個人,確定是隱賀家的忍者,他們的目的是火藥,飲賀那老頭子還真是不死心。」女子是姺娀里緗紫,創見櫻雨城的姺娀家當主,曾經是隱賀家的見習忍者,後來自創新式忍術,離開了引賀家,彼此都看不順眼對方培育忍者的方式,這是兩家仇恨的開始。

  「對了,妳的朋友沒事吧?竟然還櫻雨城遊玩卻遭到攻擊,我身為當主還是去跟她道歉好了。」

  里緗紫正轉身要進屋就被夜拉住,怎麼能讓她心愛的紫姊姊做這種事情!

  『吼!』城裡傳來怪物的吼叫聲,以及人們的尖叫。

  「里緗紫大人,隱賀家的忍者帶了一隻怪物在攻擊櫻雨城,他們已經突破東城門了!」不見人影,只聽見一個聲音如此說道,聽得出來他非常緊張。

  「去召集大家到東門,留下守在其他們的人也不能鬆懈!小夜我們走!」


  隱賀的忍者與姺娀家的忍者本是實力不相上下,且戰鬥地點在櫻雨城,照理來說是姺娀家佔了地主優勢,但多了一隻名為彲礱的怪物,使得姺娀家的人手忙腳亂,隱賀忍者們就趁虛而入,大肆破壞櫻雨城。

  彲礱體型和城牆一樣高,外貌如虎且有一身赤色的堅硬外皮,四肢外皮也是硬得像石頭,任何武器攻擊對牠來說不痛也不癢,尾巴末端像掛著一顆大錘,破壞力十足,但也因此使牠動作緩慢,看起來很笨重。

  「小夜到後方支援大家!」里緗紫跳到彲礱上方進行攻擊,夜從懷中拿出簫,開始吹奏祈禱的祝福曲,大範圍的在同伴們身上施與祝福法術。

  「吼!」彲礱備在牠身邊跳來跳去的里緗紫惹怒,如巨錘的尾巴朝她掃過去。

  同時,夜所吹奏的曲調瞬間改變,輕快柔和的音符連成一條條發光的金色彩帶,像光一般的彩帶纏繞在里緗紫腳邊,他在半空一蹬,便以驚人的速度閃避了彲礱的尾巴,跳到牠的背上。

  里緗紫沿著彲礱的背脊向前衝,想要攻擊牠脆弱的眼睛,不料彲礱兩隻腳騰空站起來,傾斜的身體,讓里緗紫從牠背上掉落,憑她的身手一定能安全落地,但前提是沒有大尾巴在地板上亂揮,夜吹奏的簫發出一聲淒涼的長音,在她深藍色和服上的黑蝶們,一隻、一隻舉翅脫離衣服,快速飛向里緗紫,踩著蝶群的里緗紫安全到達高處。

  「里緗紫大人!又有東西朝這裡過來了!」

  天空中,一隻純白的巨獸大步奔來,速度很快但動作卻很優美,越來越靠近……是一隻巨大的白貓!大白貓撲向彲礱,一爪挖出牠的右眼,彲礱發出痛苦的慘叫,一隻和巨貓體型相當的黑犬接著出現在被破壞的東門邊,牠向周圍的隱賀忍者,最後嘴裡咬著一名隱賀忍者,到巨貓旁,一黑一白的巨獸,牠們的背上各坐著一名少女。

  「白雪!」

  一看見蒼蕾夜,巨大的白貓便成了溫順的小貓咪,牠靠近夜撒嬌。

  我從白雪身上跳下來,開玩笑的說:「新人報到!遲來的我們還要請長官下指示!」

  黑犬醒兒和在牠背上的知知也靠了過來,知知歪著頭問:「知知也是新人嗎?」

  「喀啦、喀啦、喀啦。」醒而開始吃嘴裡的食物,血腥味飄散在空氣中,還有骨頭被咬碎的聲音。

  「吼!」彲礱痛苦的扭動身體,撞擊到四周的櫻花樹,樹幹斷裂、櫻木應聲倒地,一地粉色的花瓣。

  「彲礱害怕火,用火趕走牠吧!」

  我坐上醒兒,用火符攻擊彲礱的四肢,牠向後退了幾步,卻留在城裡打轉遲遲不肯離開。

  「白雪,到紫姊姊身邊幫忙她!」

  「喵!」白雪又磨蹭了一下,才飛到里緗紫身邊,里緗紫拍拍白雪的頭,像是和牠打招呼,然後坐到白雪背上,猶如騎著白色駿馬的王子,她散發出一種令人不自覺會臣服的氣勢,她的聲音響徹整座櫻雨城。

  「隱賀家的忍者聽好!這裡是櫻雨城,姺娀家的美麗家園,我們不容許有任何逆賊踐踏這塊土地、踐踏我們的櫻花!」城裡一片回響,熱烈的歡呼。

里緗紫騎著白雪,衝到彲礱頭頂,撲上前用小刀刺穿牠僅剩的左眼,彲礱甩頭掙扎。

  「入侵者,一律格殺勿論!」里緗紫的長髮被血色,在風中飄蕩,臉上是憤怒還有傷心,一手建立的家園,一棵、一棵用心栽培的櫻花樹,就被外來者給破壞了。

  被人踩在腳底的是──他們的尊嚴。

  櫻雨城的居民們,每人手上都拿著一隻火把,年輕男子、粗壯的大漢走在最前面,少年少女跟隨在後,還有年幼的孩童與婦女、白髮蒼蒼的老人,不論老少都不畏懼的靠近彲礱,他們再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心愛的家園。

  雖然失去雙眼,彲礱仍然能感覺到火把的熱度,牠害怕的向後退一步,拿著火把的城民們就再往前踏一步。

  「滾出去!離開這裡!」

  城民們一步一步的向前,彲礱則是不停的往後退,這樣一來一網,最後彲礱終於離開櫻雨城,隱賀家的忍者一個也不剩的全部殺掉,牠們的屍體將被丟棄在野外。

  戰後的櫻雨城市一片慘況,殘破的城牆、被踩平的城門以及房屋,還有一整片被折斷的櫻花樹。

  看到倒在地上的櫻花樹,夜咬著下唇不發一語,白雪附身回布娃娃趴在夜頭上,一大一小站在殘壞的樹前,背影有些哀傷。

  「小夜和白雪,今天你們表現得很棒呢!」里緗紫走到她們旁邊,伸手攬住她們。

  「我們保護了櫻雨城。」

  夜低下頭看著土地,似乎還是很低落,白雪用貓掌拍拍小主人的頭安慰她。

  「有人傷、有人死,不論結果是輸還是贏,只要有戰爭必定會出現犧牲者。」里緗紫說。

  在殘骸中,我遠遠看見一塊紫色的布,走上前將它撿起,發現那是一條紫色的頭巾。

  「是那個演奏琵琶的少年?」我喃喃自語,拍掉頭巾上的灰塵,把頭巾收起來。

  將受傷的人送去治療,然後開始整理環境,也挖出許多人的屍體,身體多半完整,不過也有少數已經無法辨識身分,這些人聽說會火化成為櫻花樹的養分。

  「在這裡出生的人,看著櫻花成長,我想他們在另一個世界也會希望有櫻花作伴吧!」里緗子如此說。

  「汝的傷口裂開了。」夜指著我身上的血。

  「因為才剛上完藥就趕過來了……」

  里緗紫說:「妳就留在這休養吧!剛剛妳也幫了不少忙,讓我好好招待妳。」

  「喵。」白雪附和的叫了一聲。

  任務看來是無法完成,傳封信回去然後在這裡躲個幾天好了……不想回去面對當主啊!

  「小夜,她就繼續麻煩妳照顧囉!」

  「好,白雪也會幫忙的。」

  我看到白雪眼睛一亮,有種不好的感覺。


  近日櫻雨城只要丑時一到,月亮就會被烏雲遮蔽,只剩漆黑的夜,在東城門附近的小橋上,會傳出琵琶聲,淒涼且哀傷,住在周圍的人夜夜都能聽見演奏琵琶的音樂聲。

  聽過的女人眼眶都繪有淚水在打轉,一臉悲傷的說:「那是我所聽過最哀傷的聲音,像是女人的悲鳴,我的心總會跟著難過。」

  「晚上吵死人了!」「令人不舒服的聲音。」「像是女人的哀嚎,讓我毛骨悚然!」「感覺是有鬼怪在作祟,該不會是前陣子死了的人吧!」男人們七嘴八舌的討論。

  到底會是誰在夜裡彈琵琶呢?

  有個大膽的男人決定去一探究竟,他拿著一盞油燈躲在樹後頭,等到丑時一到,月光便消失,突然一陣風吹熄了油燈,男人著急的想拿火柴重新點亮油燈,就在這時候琵琶聲又出現了,男人急忙點燃油燈,衝上小橋大喊道:「誰在那裡?」

 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靜。

  小橋上沒有任何人,但琵琶聲卻再度響起。

  男人過於恐懼,被嚇暈倒在小橋上,從那天起病倒在床,不停不停的重複說:「有鬼、有鬼……」

  人們猜測是之前載著紫色頭巾的旅人,他曾經在這演奏過琵琶,因為不能接受自己年紀輕輕就死掉,所以夜裡回來用琵琶表達他的哀傷。

  「妳覺得這個故事是真的嗎?」我半臥在榻上問。

  蒼蕾夜看了我一眼,然後回頭繼續整理書本,她說:「余已經去看過了,在小橋上並沒有死亡之靈的氣息。」

  如果不是亡靈,那會是什麼呢?

  我拿出清洗過的紫色頭巾摸了摸,直覺告訴我這次的事情一定和那少年有關。

  「又想湊熱鬧了?」

  我傻笑回應夜。

  「汝再受傷,余可不會管的。」夜警告道。

  「妳不會好奇嗎?是什麼東西在那。」

  夜在將藥草分類,頭也不抬的回應道:「沒興趣。」

  不然讓白雪陪汝去……聽到這句話讓我直冒冷汗,我怕白雪會把我推下橋,俗話說得好──不要招惹女人和小人,也絕對不可以批評女人的身材,我深深感到後悔。


  最後,還是一群到東城門的小橋守夜,夜板著臉說怕我又惹事情、妨礙櫻雨城的維修進度,白雪則是乖乖趴在夜的頭上,醒兒和知知跟在我的兩側。

  事前的準備工作當然不能少,我和知知在小橋周圍佈下陷阱,接下來就等著主角出現。

  等到丑十一到,月亮消失在天空中,我們便專注的盯著小橋,琵琶聲又出現了!

  「醒兒,看到了嗎?」

  夜視力僅次於白雪,在漆黑的環境下,他們也能看得十分清楚。

  「只有琵琶在小橋上。」

  果然如此,是成精的琵琶!難得的寶物啊!不同於人類和生物,物品要修練到有自己的想法是非常困難的,除了要花很長的時間,還要有好的緣分。

  我想琵琶是想念它的主人,才會在夜裡出沒,哀傷的曲調流露失去摯愛之人的痛苦和獨自一人都寂寞。

  夜悄悄取出懷中的簫,與琵琶一同演奏,彷彿是內心深處聲音的共鳴,讓聽聞此樂者,無不悲傷流淚。

  少女有著什麼樣的故事,能使她吹奏出如此揪心的聲音?打從心底發寒的孤獨,傳遞到身體的每個角落,我失神的看著小橋,連此刻在這的目的都忘得一乾二淨,樂曲逐漸接近尾聲,知知拉了拉我的手,喚回我的意識。

  在最後一個音節結束的剎那,我大喊:「縛!」

  事先讓知知在橋的周圍纏繞蜘蛛絲,一聲咒語便能發動陷阱,像網子般緊緊抓住裂物,被蜘蛛絲繞住的琵琶,有如被抓住的兔子,不停扭動掙扎。

  「別怕,我們不會傷害你的。」我一說完,琵琶就停止亂動,彷彿和一般樂器一樣,沒有生命。

  「現在該怎麼辦?」可能是剛才擁有意識不久,琵琶不會說話,智力可能只和人類的幼兒差不多,不過也不能把它繼續留在這,放任它除了會造成居民的困擾,也可能使它走向邪魔之道。

  「由汝帶走它。」夜和白雪理所當然的看著我。

  我從來沒有養育過這種東西……雖然很有趣,不過沒有好的照顧,它會產生很多問題,等同於是再自找麻煩,一定會造成更大的困擾。

  「我對這種事情很不拿手啊!」

  「它不能留在櫻雨城,會讓紫姊姊很順擾的。」只要一扯到和姺娀里緗紫有關的事情,夜就絕對不會讓步。

  「那也只好由我代為保管了。」

  傳了封口信給雅錦老師,請教他該怎麼處理琵琶,沒過幾天就得到回應:「到金和寺找耕雲先生。」

  金和寺在言景家的領地邊境上,位處深林中,是許多人尋求心靈慰藉之地,我記得山腳下有個小村落,那裡有不少鬼怪的傳說,趁這機會去證實傳說的真實性吧!

  「妳要離開啦?要不要帶些櫻餅回去?」姺娀里緗紫沒有一點當主的架子,反倒像個親切的鄰家大姊姊。

  「余會期待下次和汝見面的。」蒼蕾夜對我的誤會至今仍然沒有解開,除此之外還有白雪對我的舊仇。

  「謝謝你們的招待,櫻雨城真的很漂亮。」

  他們同時露出引以為傲的笑容,對他們而言,這裡是一輩子的家,永遠值得驕傲的櫻雨城。
| 留言:0 | 引用:0 |
| 主頁 | 【微】9/20塑膠>>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| 主頁 |